精神分析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发布时间:2013-06-27; 点击率:2002

 

 

               精神分析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苏 晓 波

ABSTRACT:Psychoanalysis was built on the basis of Frued’sinstincts theory and Jung’s collective unconscious theory. The most importantdevelopment of psychoanalysis at present was object relation theory which wasbridge between theory and practice of psychoanalysis. Klein, Bion, Kohut, andKernberg play an important role in developing current object relation theory.Future of psychoanalysis will develop on two sides. On One side psychoanalysiswill develop in direction to split every part of contents of psychoanalysis. Onanother side psychoanalysis will develop in direction of synthesizing. Maybesociobiology and east philosophy will play an important role in future ofdevelopment of psychoanalysis.

KEY WORDS: Psychoanalysis,review.

 

摘要:精神分析是在弗洛伊德的本能理论和荣格的集体无意识理论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精神分析在现代的最重要的发展,是客体关系理论,它是精神分析理论和实践的桥梁。克莱因、考胡特、以及科恩贝格对于现代客体关系理论与实践的发展,作出最重要的贡献。精神分析将来的发展,将会沿着两个方向发展。一方面,精神分析的研究将深入到精神分析各个元素的每一个细节;另一方面,精神分析将走向综合或者融合。可能,社会生物学与东方哲学会在精神分析的未来发展中发挥重要作用。

关键词:精神分析,总结、回顾。

 

   

 

自从弗洛伊德创立精神分析,已经百余年了。精神分析并没有成为一个僵化的理论,它一直在发展和变化。本文力图回顾精神分析的过去,总结精神分析的目前发展现状,展望一下精神分析的未来。使大家对于精神分析,有一个历史的、发展的、动态的、整体的观点。

                   一、精神分析的过去

总体上说,精神分析的过去,为精神分析奠定了基础和框架,其伟大蓝图,基本上是由总设计师弗洛伊德勾画出来,现今精神分析的一切发展,无不在弗洛伊德圈定的框架之内。弗洛伊德理论的核心,是本能决定论[1]。在生本能的驱使下,原我发展出自我和超我——人格的结构理论由此而来;由于自我的抑制作用,意识又被区分为意识和潜意识——意识的分域理论得以产生,在此基础上,还研究了人类的原始思考程序——梦、象征、和意像;在本能的驱使下,婴儿经过口欲期、肛欲期和俄底浦斯期,完成性心理和人格的成熟——以此为基础奠定了人格和性心理发育理论,推导出著名的“性”决定论、童年决定论和潜意识决定论;在本能的驱使下,婴儿由自恋转向对象客体恋,童年决定的客体恋的关系模式,会在成年后的人际关系模式中再现——移情模式和机制得到发现——从而为成年期通过精神分析治疗童年创伤引起的心理障碍奠定了理论基础;死亡本能的揭示,把精神分析的注意力转向了自我、自恋、施虐受虐、退行、以及强迫性重复[2];防御机制、以及阻抗的发现,都是死亡本能揭示后的产物。而且,由于死亡本能理论,使精神分析与天体物理学、热力学、以及生物学的结合成为可能[2]。弗洛伊德的工作是伟大的,至今没有人能同时涉猎如此宽的领域,并且,在每个新的领域,都有惊人的创造和发现。

但是,弗洛伊德的理论也有许多致命的缺陷,首先,它是一种打着理智晃子的浪漫主义,因为它理论的核心是,“只有一个人原我、自我、超我实现完美的和谐,一个人才能快乐和健康”。但是,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完全和谐”的人。所以,弗洛伊德的理论是必将人类引向理想主义和接踵而来的悲观主义。而弗洛伊德本人成了象基督那样,判断别人“对”与‘错“的制订者。使每个人都感到“有病”,是一种缺陷取向的理论。尽管他反对“一神教”,但是,他自己也不知不觉地成了“精神分析第一神”,他是理论的创立者,他认为每个学精神分析的人必须首先被分析。这样一来,弗洛伊德就成了世界上唯一一个没有被别人分析过的“永远正确”的精神分析鼻祖。所以,他的理论在情感上是难以被别人接受的。其次,由于弗洛伊德自身的情结拖累、以及由于他是一个男性分析师,导致他过分强调俄底浦斯情结,使他忽视了母婴关系,导致他的理论在解释一些心理现象、尤其涉及口欲期冲突的时候的,显得牵强附会,难以令人满意。而且,由于弗洛伊德个人的性格气质,使他所进行的精神分析过于理智化,常常使人理解了很多,但是,情结并没有被真正修通。……弗洛伊德创立的精神分析的这些缺陷,为精神分析后来的分化和发展,准备了动力。

作为对于弗洛伊德理论缺陷的一种反作用,荣格出现了。荣格摒弃理智、反对父亲意像、公然向婴儿和女性退行、强调向潜意识学习、与阴影和解,将潜意识崇拜和理性崇拜推倒,转向集体无意识崇拜和感性崇拜。荣格更加强调人性和自性。荣格给精神分析注入灵魂、情感、价值、意义和精神。使弗洛伊德冰冷严肃的精神分析,变得温暖、友好,赋予精神分析以人性,使即使处于疯狂和“地狱”中的人也可以抱有希望。并且,荣格把精神分析与东方哲学进行了结合。如果说弗洛伊德为精神分析奠定了高度和广度,那么,荣格就为精神分析奠定了深度。

弗洛伊德和荣格的工作,可以说是开天辟地之作、高屋建瓴之势。两位伟人身后的研究,无一能在广度和深度方面望其项背。如果把弗洛伊德和荣格的工作比做摩天大厦和巨大的地基的话,他们后面的心理分析理论所做的,基本上是“装修”工作。

可以说,弗洛伊德研究了人类心理的生物因素、荣格研究了人类心理的灵魂因素、那么,阿德勒则研究了人类心理的社会性。(阿德勒的贡献还在于,他是最先重视“自卑”对人心理发展的意义。这为后来的自恋研究,埋下了伏笔。)这样一来,精神分析就涵盖了人类几乎所有的心理现象和层面,达到了理性、人性、社会性的初步和谐,为精神分析的发展搭建了基本框架,将精神分析推向了现在的框架内的“装修时代”。

                 

                     二、精神分析的现在

 对于现代精神分析来讲,最重要的理论发现,是客体关系理论。其中最重要的人物是Klein。这是一位女分析师,她的发现均来自对于婴儿的观察。她的性别优势和研究方法,都是前所未有的[3]。客体关系理论对于精神分析的发展的重要意义有两点。一是将心理治疗中所关注的心理冲突,由俄底浦斯期,转向口欲期;二是将精神分析技术,由干巴巴的解析转向对于治疗师与患者关系本身、以及移情、和反移情的重视。将所关注的心理冲突转向口欲期,有以下好处。首先,揭示了童年期母婴关系与患者成年后心理障碍的密切关系,为预防心理障碍奠定了理论基础;其次,对于口欲期问题的关注,使精神分析的治疗作用不再局限于俄底浦斯期冲突和神经症,从而将精神分析治疗的适应症扩展到边缘型人格障碍和有自恋移情的自恋性人格障碍。对于治疗关系的重视,是完成精神分析心理治疗从理论到实践的桥梁。客体意像的内化、以及处理反移情与负移情,已经成了当代精神理论与实践的核心。正是在重视关系的背景之下,精神分析与人本主义和存在主义携起手来。

谈到现代精神分析,不能不谈到Bion,他的“container”概念,是最具操作性和现实意义的概念,对于“container”的把握,成为掌握精神分析和处理负移情和反移情治疗技术的重要尺度[4]。

还有一位可以被划分到现代精神分析理论大师的人物,就是“Kohut”。因为他的“self psychology”对于弗洛伊德的自恋理论有了重大发展[5]。尤其他的“自恋有自己的独立于性心理发育的发育过程”的观点,可以说是划时代的,是对于精神分析理论框架的重大修改。有一大部分自恋性人格障碍的患者,必须在他这种理论的指导下,才能得到治愈。

其他的精神分析理论家,基本上是精神分析理论的油漆工,起着润色、协调和综合的作用,其中,最著名的,当属“Kernberg”[6]。

现代精神分析的特点就是没有杰出的力挽狂澜的伟人出现,每个人所完成的,基本上都是在弗洛伊德和荣格所建立的精神分析大厦的框架内,装修一个又一个小房间,使大厦漂亮、充实起来。使大厦变得更精美、更实用,当然,同时也变得更平庸和自大。精神分析培训动辄1000小时、2000小时;精神分析治疗可以拖到几年、甚至10几年。精神分析越来越成为少数人拥有、为少数人服务的奢侈品。他们似乎已经忘记了,他们每一个装修漂亮的小房子,都是在弗洛伊德和荣格两位大师的框架内建构起来的。但是,正是这种平庸和自大,给精神分析的未来发展,孕育了变革的契机。

 

                           三、精神分析的未来

精神分析的未来,就在过去和现在的基础上孕育着。有三大趋势引人注目:第一大趋势,是“适应性”的概念。这一看似简单的概念,有可能摧毁精神分析的全部框架,因为按照“适应的,就是健康的”新概念,任何看似病态的东西,对于拥有者本人,都是健康的,都是适应性反应。这样一来,精神分析、甚至一切心理治疗,都可能变得毫无意义。

第二大趋势,是精神分析的生物学趋势,即一些精神分析家逐渐在把人类的心理活动,与其他生物或者动物做比较,在这样的视角下,人的心理活动更象动物习性学。更极端的研究者,将社会生物学观点引入精神分析理论,将所有的心理活动,都围绕基因的保留与延续为最终目的,试图为弗洛伊德的“元心理学”和荣格的“超心理学”找到分子生物学基础[7]。更有甚者,甚至将天体物理学、和量子物理学引入精神分析。……

第三大趋势是,精神分析与东方哲学的融合,或者,甚至被东方哲学吞并。首先,在理论上,发现仅一百年的精神分析的观点,早在几千年前,即已被东方哲学所拥有。比如,密宗的修练过程,与精神分析几乎没有大的区别。易经中的变化和道家的水哲学,都是最早、也最深奥透彻的精神动力学。东方哲学的起点就是整体观,而精神分析在方法上基本是分裂的、破坏性的。现代精神分析中的一些系统观点,已经露出东方思想的雏形。

展望未来,精神分析将会同时向两极发展,一极是分裂性的,即进一步对于精神分析的所有细节进行深入的、割裂性的、可能达到分子水平甚至量子水平的研究;另一个趋势,就是强调整体和综合。所以,精神分析未来的希望,很可能在于“在分子生物学水平的基础上,精神分析与东方哲学的融合。”可以说,精神分析的未来,在东方。作为东方的一份子,我们应该肩负起精神分析未来发展的重任。

 

以上论述,纯属个人观点,一定有许多偏颇之处,欢迎同道批评指正。

 

 

                              参 考 文 献

1、Morris N. Eagle. Recent development in psychoanalysis. McGraw-Hill Book Company.  1984:6

2、弗洛伊德. 弗洛伊德后期著作选——超越唯乐原则. 上海译文出版社.1986:3-70

3、Michael St.Clair. Object relation and self psychology. Wadsworth, Inc. 1986:37

4、Ulrich Stuhr. 如何发展精神分析中的治疗关系。德国医学,1998,4:200-202

5、Kohut, Heinz. “Thoughts on Narcissism andNarcissistic Rage”.  Psychoanalytic Studyof the Child .  1978, 27:360-400

6、Michael St.Clair. Object relation and self psychology. Wadsworth, Inc. 1986:125

7、Eric R. Kandel, M.D. Biology and the Future ofPsychoanalysis: A New Intellectual Framework for Psychiatry Revisited .  Am J Psychiatry 1999.156:505-524,

 

上一主题: 精神分析中设置的基本原则与意义 下一主题:成为病人